全球移動協作機器人領域的領先技術方案及產品提供商

「墨影科技」打造移動協作機器人,實現移動與操作兼得

工業機器人應該以何種形態融入到我們已經創造出來的生產環境中?這仍然是一個需要企業不斷推進的問題。

移動機器人AGV和近年來發展十分迅速的協作型機器人都在通過加強與人員的“共同工作”能力取得了巨大的市場認可。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AGV市場規模達到61.75億元。雖然進入2020年,受疫情影響,市場會受到一定的影響,但隨著疫情的好轉,下游需求市場的復蘇,我國AGV市場仍將實現增長。


協作型機器人更是在近年來工業機器人增速明顯放緩的態勢下實現了逆增長,通過在傳統工業機械臂上研發多感知技術、機器人視覺、運動規劃、人機協作、模仿學習與增強學習等核心能力,協作型機器人在作業現場體現出來強大的輕載、靈活、智能等優勢。


那么,如果將上述兩種工業機器人形態加以結合會怎樣?這正是深圳墨影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墨影科技”)致力于打造的新一代工業機器人產品生態。


墨影科技成立于2019年,是一家移動協作機器人領域的技術方案及產品提供商,專注于先進移動協作機器人的研發、生產和應用集成,并可針對先進智能制造、柔性生產提供全面的多形態機器人綜合解決方案。


「墨影科技」打造移動協作機器人,實現移動與操作兼得


?目前墨影科技的產品已落地于金屬零件機加工、半導體以及生化實驗室等領域,可完成上下料、精密裝配、生化實驗、樣本檢測等作業任務。


“AGV和協作型機器人都各有其優勢,但仍然不能很好地完成‘機器換人’的工作,人員的特點十分鮮明,那就是既要能在大的場景中移動,又要能完成精細的操作?!蹦翱萍紕撌既藯钜圾Q表示。楊一鳴是英國愛丁堡大學人工智能與機器人學博士、中山大學智能工程學院副教授及深圳市“孔雀計劃”海外高層次人才。


隨著智能制造、柔性化生產等理念的逐步深入,傳統的、單一化的AGV和固定工位的協作型機器人越來越不能滿足企業日益增長的生產需求。


以AGV為例,雖然其導航、調度等系統已經達到了很高的水平,但其工作模式依然只完成了貨到人的工作,在將貨品運送到指定位置后,通常需要一個單獨的機械臂完成抓取、空間移動和產線上下料的工作。這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種效率的浪費。


在商業領域或服務行業,則更加要求機器人可以獨立完成“移動-操作-返回-再移動”的工作閉環,在成本及服務場景的限制下,通過多種機器人合作的方式來完成作業任務幾乎不被市場所接受。


楊一鳴博士認為“大量的作業場景本身是根據‘人’來設計的,因此新的機器人的產品形態應能很好地適用于這一類場景,這也是我們打造移動協作機器人的目的?!?/span>


目前除了AGV產品,墨影科技還研發了全向、差速版本的單臂協作機器人和雙臂協作機器人。


其中全向單臂協作機器人MOS本身便是一個可自主移動的操作員,可同時完成產線中多個不同工位的任務。通過采用麥克納姆輪驅動模式,MOS機器人可實現360°任意方向移動,可在狹小工作空間中靈活作業,有效提高了場地利用率和生產效率。通過搭配豐富的末端夾具和視覺識別設備,MOS機器人可實現抓取、裝配、分揀、上下料、移動、搬運、視覺檢測等功能,并且更加精準、穩定、高效。


全向雙臂協作機器人MOD同樣可以實現360°任意方向移動,可自動更換各種末端工具,整體擁有多達21個自由度,作業過程更加精準。同時MOD機器人采用了雙臂仿生設計,更加貼近人類操作方式,適用于多種典型的需雙手同時作業的工位,用戶不需要對現有的生產線進行改造就可以快速部署,大幅降低了使用成本。


值得一提的是,墨影科技的移動協作機器人采用了十分先進的一體化控制系統,上層機械臂不設置單獨的控制箱。相較于傳統的直接在AGV小車上增加工業機器臂,利用接口觸發和實現協調動作的方式,一體化的控制系統可以更好地完成對整個機器人產品十余個關節電機的控制,也就能做出更協調、更精準、更復雜的作業動作。


就像楊一鳴所說:“我們不能讓一個大腦控制手,另一個大腦控制腳,我們做的是一個一體化的機器人產品,并通過它來滿足市場上各個行業對能移動、能完成類人操作的機器人的需求?!?/p>


目前墨影科技的產品已經實現了倉儲物流、產線上下料、協作加工、裝備、實驗室操作等多個場景的落地,通過與代理商和集成商產生合作,墨影科技一方面可以直接出售機器人產品,另一方面也可以將技術提供給集成商,由后者進行產品集成并提供給用戶。


預計截止至今年年底墨影科技產品銷售額將達到千萬級的規模。


墨影科技有著數十人的員工規模,其中技術研發人員占比超過70%。


融資方面,墨影科技于今年9月完成數千萬元人民幣的Pre-A輪融資,由梅花創投,九合創投、真格基金、深圳寶星依力跟投。楊一鳴表示,本輪融資資金將主要用于產品技術迭代和系列擴充、品牌推廣和銷售渠道搭建。